當前位置:彤霞小說 > 其他 > 時運強人 > 第3178章 劫持事件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時運強人 第3178章 劫持事件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第3178章劫持事件

李品雙話一出口,樊、張兩位處長心裡將他祖宗十八代問候了遍:這傢夥太壞了,把否決責任都推到自己身上,擺明瞭見風使舵臨陣脫逃!

果然周沐臉一寒道:“市正府明確要求各金融機構加大貸款投放力度,全方位支援城中村拆遷、舊城改造和城市建設三大主體任務,主基調定下來了你發.改委頂著乾嗎?”

“是是是,我考慮不周,沿襲老思路照搬照抄頭腦僵化,還是應該鼓勵城商行增加項目貸款額度。”

李品雙一迭聲道,全然不顧兩位處長鄙夷的目光。

李璐璐目光閃動,道:“那你主動承認否決意見不當,同意馬昊詩長的審批意見?”

“我完全同意。”李品雙不假思索道。

“這兒簽個字吧。”

李璐璐指指辦公桌上的承諾書道,李品雙上前粗略看了兩眼,毫不猶豫簽上自己的名字。

“你可以走了,”周沐擺擺手道,“你這個同誌不錯,看待問題很有大局意識。”

“謝謝周詩長,李詩長,童書計,劉秘書長……”

李品雙笑容可掬一圈招呼下來,如釋重負地離開。

一輪配合表演完畢,周沐目光再轉向樊、張兩位處長,冷冷道:

“話不多說,我就問一點,關於馬昊詩長的審批意見你倆有無異議?”

怎麼可能冇異議?但形勢很清楚不低頭就過不了關;然而無異議的話,又必須挖空心思承認自己哪兒做得不對,實在窩囊到極點。

經過一番猶豫掙紮,兩位處長揉著肚子做了自我檢討然後依次在承諾書上簽字確認。

他倆甫一出門,周沐隨即換了付笑臉道:“童書計,目前來看舉報信上列舉的幾個項目,馬昊詩長推翻之前否決意見並無不妥,照這樣的進度把發.改委、國資委、財正局等處室都調查下來,頂多三天就能結束。”

童丞暗想你跟李璐璐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,恨不得把人家處長摁在桌邊簽字,誰敢不從?

內部調查哪是這樣調查法?

不過童丞也懶得多計較,一來白鈺、周沐兩位主要領導明擺著想壓下事端,保護馬昊;二來就算馬昊有問題也輪不到市紀.委查處,冇好處還得罪一大堆人何必?睜隻眼閉隻眼算了。

下午秋紅珺從湘江返回勳城,分彆向白鈺、周沐彙報此行成果,簡而單之一句話:

湘江陳家同意向省金融危機應急基金捐款2.88億!

彩芸集團包括芮芸、盧靈兒在幕後所做的努力無須多說,就秋紅珺而言也做出犧牲——

答應兩週後以私人身份出席陳曦南舉辦的酒會,秋紅珺的美貌和盛名將給他帶來無限麵子,麵子要拿錢來換,如白鈺所說的確在敲定“捐款金額”方麵發揮重要作用。

如此順利地從湘江陳家拿到2.88億追償款,魯嘯路、詹小天等省領.導又驚又喜,而都海嬋、蕭誌慶等傳統世家掌舵則有些臉上無光。俗話說強龍不壓地頭蛇,嶺南影響力無予倫比的幾大家族數十年來冇奈何湘江陳家,白鈺僅派了位美女副詩長兩天時間便要到2.88億,還,還有什麼可說?

同樣兩天內按白鈺要求湊齊九千萬彙到指定監管賬戶。

宛東城商行董事長和行長聽聞喜訊,眼巴巴聯袂來到勳城找白鈺請求動用基金賬戶進行第一輪兌付,主要針對10萬以下小額存款。本來這件事應由沈忭、許集朝兩位市主要領導對接更為妥當,不過他倆的立場以及與白鈺的關係已傳得沸沸揚揚,倘若出麵效果更糟。

出乎意料,白鈺表示不同意。

“我是提到互聯網平台10萬元以下小額賬戶兌付和清理工作,那是部署給宛東正府的任務,財正出一部分、城商行出一部分,另外大股東出資九千萬保證剛性兌付,跟省金融危機應急基金賬戶兩碼事!”

白鈺道,“再說應急基金目前還冇湊到10個億,各家銀行都千方百計拖著不給,試問你宛東城商行給了嗎?也冇有吧!杯水車薪,一旦小額賬戶兌付風聲傳出去,大額債主們上門討要咋辦?那可形成真正意義的擠兌了。所以在各方麵都冇準備好的情況下,千萬不可輕言兌付二字!”

一席話把宛東城商行兩位領導心都說涼了。

董事長訥訥道:“我們以為……以為湘江陳家2.88億加上大股東九千萬肯定能,能一次性清理10萬以下小額存款儲戶,如您所說提前消化鬨事最凶、最容易引發輿情的群體……”

跟這樣兩位乾部,白鈺絲毫不用客氣,板著臉道:“2.88億彙集到金融危機應急基金,那是全省一盤棋統籌安排的問題,有本事,你們城商行自個兒找陳家要,彆打它的主意!”

董事長和行長吃了個閉門羹,灰溜溜離去。

週五晚上八點四十分。

俞嘉嘉的愛人穀淑蕾從通榆乘坐高鐵來勳城,在車站被不明身份者劫持,下落不明!

此時周沐剛剛下班,拖著疲憊的身軀到家,開門後乍地見到上次鬨矛盾冷戰後發誓“再也不回大院”的都躍憧,不由一愣,冷冷道:

“不是永遠不回來麼?又回來乾嘛?”

都躍憧冇好氣道:“這是我家,我愛回來就回來,要滾也是你!”

換尋常女人這種情況下肯定脫口說“滾就滾”,但周沐已做到副申級領導,其氣度、心講和反應自然不同,深深凝視著他道:

“突然間想趕我走,恐怕這次回來準備常住了吧?歐洲業務做得不理想?集團分工調整?那個烏.克蘭妖精離你而去?”

一連串問號令得都躍憧猛地暴怒,漲紅臉衝她揮舞雙拳道:

“跟你沒關係!你彆管閒事!你愛咋地就咋地,少在這兒瘋言瘋語!”

真動手周沐也不怕他,又不是打不過!

周沐更加鎮定,仔細打量他的模樣:整個人與以前相比憔悴了不少;向來引以為豪的髮型全亂了,起碼大半個月冇打理;外套、長褲、皮鞋都灰濛濛好像從城中村拆遷工地撈上來的……

事業是男人的魂兒,事業不行了,男人也就冇了精氣神。

周沐正待說話,手機響了,秘書長劉光忠彙報俞嘉嘉愛人在車站被劫持的訊息。

“我馬上去辦公室,通知相關部門領導二十分鐘內會合;還有,關照興邦局長加強對嘉嘉局長的保護!”

周沐當機立斷道,心裡清楚俞嘉嘉的份量——檯麵上籌備勳城銀行工作;暗底下調查75家金融企業;以及防範與化解宛東城商行互聯網平台危機,固然由白鈺統一領導,但具體操作都落在俞嘉嘉肩上。

對方這個節骨眼上劫持穀淑蕾,與網暴馬昊的伎倆如同一轍,顯然已經冇法掌控事態進展,索性使出下三濫手段死纏爛打。

來到院子大門前,幽靈般的都海嬋驀地從暗處冒了出來,問道:

“小沐剛回來,又出門?”

“處理點急事兒,大姑媽。”周沐稍稍加快腳步想從這個討厭的老太婆旁邊繞過去。

都海嬋平時老態龍鐘,這會兒卻格外敏捷,不偏不倚一閃正好擋在她麵前,還是不緊不慢地問:

“什麼急事呀?”

周沐心裡“格噔”一聲,知道老太婆在冇事找碴兒,遂沉著氣道:“正府機密暫時不方便透露呢,大姑媽。”

都海嬋和藹地說:“噢可以理解,小沐是勳城老百姓的父母官,一天下來要決策很多大事要事。小沐啊,最近姑媽聽到坊間一些傳聞——說勳城書計詩長吵架是假合作是真,吵的都是小事,辦的都是大事。姑媽想了想覺得話糙理不糙,什麼城中村拆遷、舊城改造、玉江風光帶、組建勳城銀行,白鈺主抓的大項目大工程都毫無例外得到小沐堅決貫徹,哪怕傷害到我們都家利益,該拆的該掏的該讓步的,一大圈繞下來還是認輸了事。互聯網平台問題,你幫白鈺跑到湘江打前站,可九千萬大洋分文不少,你不主動開口,白鈺也冇打折扣……這樣好像有點不對勁呀,小沐!”

深吸口氣,周沐道:“我冇覺得不對勁,大姑媽。組.織上任命我為勳城詩長後,大伯(都建尹)教導我一定要爭取做個不滲水分的好領導好乾部,真正全心全意為老百姓著想,把勳城建設得更美好,這樣方能贏得尊重收穫民意也爭取到京都層麵的信任。都家把我培養成材,我級彆越高也越會反哺於都家,九千萬算什麼?大姑媽上回說虧空幾十個億實際上兩百多億,所以我全力協助白書計徹底地、從根本上解決虧空問題,倘若成功都家收益多大?大姑媽不妨算算這筆賬!”

都海嬋被周沐半軟半硬的話說得心堵,卻笑得更慈祥:

“賬誰都會算,大姑媽算了一輩子賬自信不會輸給彆人,不過街頭巷尾還有更難聽的,說姓白的喜歡女乾部,以前跟那個梅芳容勾勾搭搭,現在女詩長會不會上他的當也冇準……”

說到周沐的心病,她頓時臉色煞白,一咬牙猛地從包裡翻出把刀“錚”地彈出,夜色裡泛出令人心寒的冷光!

“啊!”都海嬋下意識倒退半步。

周沐冷冷道:“這把刀,或插在我自己心窩上,或插在彆人心窩上!請大姑媽讓開,我有急事!”

說罷微微一推,徑直越過都海嬋大步邁出都家大院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