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彤霞小說 > 其他 > 修真仙帝重生蘇白 > 第二千八百六十四章 鬥琴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修真仙帝重生蘇白 第二千八百六十四章 鬥琴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第二千八百六十四章鬥琴

“聽聲音,說話的這位似乎也是個姑娘,敢問姑娘有何等本事,纔敢對雪依姑孃的琴藝指指點點呢?”

許多人都對這發起質疑聲音的女子開始了口誅筆伐。

蘇白亦是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,哪裡被一座小型的神陣覆蓋著,無法看清發聲之人到底是誰。

聽到這周圍響起的許多聲討聲音,那女子再度開口輕笑道:“聽諸位的意思,若是本姑孃的琴藝不如這位雪依姑娘,就冇有評價的資格了?”

一位著著紫金長衫的男子揚手道:“自是如此!若你的琴藝都比不上雪依姑娘,有什麼評價的資本?”

“不過以雪依姑孃的琴道造詣,這世間又有幾人可以與之媲美,甚至是超越呢?”

許多目光都彙聚在那覆蓋著小型神陣的雅間之上,覺得此人根本就是在刻意挑事。

雅間內再度發出輕笑的聲音,“小女不才,倒是可以一試。”

“白帝樓主,本姑娘與你作賭如何?”

聲音落下,引得許多人露出驚愕之色,這口出狂言的女子,竟然直接喊話白帝樓主?!

雖然白帝樓主消費先祖的做法為許多人所不齒,但其實力卻從未遭受過任何的質疑,半步至尊之下,絕對屬於頂尖的存在。

隨著女子聲音落下不久,空間內一陣漣漪波動,一道穿著白衣的儒雅身影自空間裂縫之中走出,負手而立,身上冇有任何的氣息波動,但卻有一種不怒自威的氣勢,目光也是朝著那一間雅間望去。

“姑娘想與本樓主賭些什麼?”

白帝樓主的聲音顯得很溫和。

女子得意地笑了一聲,“賭白帝前輩的一道遺骨,若我的琴藝能夠勝過雪依姑娘,樓主便輸給我白底前輩的唯一遺骨,若我的琴藝敗了,便輸給摟住鎮魔劍如何?!”

話音落下,一道淩冽的劍光閃耀而出,隨即響起的還有一道長劍錚鳴的聲音。

劍光之耀眼,讓許多人都難以睜開雙眼。

當他們再度睜開眼睛的時候,已經有一柄古樸的黑色長劍插在地麵之上,入地半寸有餘,整柄長劍之上都蘊含著滔天的魔氣,如同隨時都能將周圍的人都給吞噬一般!

而且,這還是在有著禁製壓製的情況之下,否則這些魔氣還會更加的驚人。

這柄長劍所散發的魔氣,使得舞台內的許多人都不斷倒退,唯有那名為雪依的女子與白帝樓主並未後退,但二人的臉上也浮現出極度震撼之色,盯著那一柄魔氣浩蕩的長劍。

同時,神色震撼的還有蘇白。

“這......這是鎮魔劍?難道這真是命運的糾纏?”蘇白心中十分的震撼。

他在搖光宇宙的時候,正是鎮魔劍丟失的時候。

如今他來到帝洛奇荒的白帝古域,鎮魔劍竟然現身於此處!?

所以說,那位站在雅間中的存在,便是竊走鎮魔劍之人!?

蘇白定睛盯著那插在舞台之上的鎮魔劍,雖名為鎮魔劍,但卻魔氣滔天,劍身之上有著一層層仿若神環般的禁製都難以壓製住其中的魔氣,彷彿要撕裂禁製而出,讓許多人都生出了深深的忌憚之心。

對於像蘇白這般知曉鎮魔劍來曆之人,所帶來的震撼還要更加巨大。

除此之外,這鎮魔劍上的氣息,還給蘇白一種莫名的羈絆之感,這種感覺由何而來,難以判斷。

隻是蘇白不清楚,此人將鎮魔劍從北鬥七域之中竊走來到此處,到底是為了什麼?

蘇白盯向那白帝樓主。

或許,很快就會有答案。

他無意之中,竟是又陷入旋渦之內。

雅間內,再度響起那位女子仿若空穀幽蘭般的聲音,“如何,白帝樓主可敢賭上一場?”

女子的聲音,似乎對自己十分的自信。

白帝樓主嚥了咽口水,收斂了幾分眼底的震撼,隨即嘴角微揚,說道:“閣下倒是好大的膽子,竟敢將鎮魔劍都給弄走,不怕惹火上身嗎?”

雅間之內,聲音再起。

“嗬嗬,我自有我的依仗,今日便隻問一句,白帝樓主,敢不敢賭?”

話音落下,白帝樓主的眼神中閃過一道精芒,“賭了。”

“雪依,撫一曲你最拿手的無疆。”白帝樓主的目光望向雪依姑娘。

聞言,雪依輕輕點頭,場中一些恢複鎮定之人亦是發出了饒有興致的聲音。

“冇想到,今日竟然有幸可以聽到雪依姑孃的無疆絕唱!”

“百年之前,我也曾得幸聽過一次,當時便奉為圭臬,此後一切琴曲,皆無法與之相比,也是養刁了我這雙耳朵,冇想到今日倒是能再聽上一次,也算冇有白來此遭!”

“無疆一出,這世間還有什麼琴曲可以與之比較?”

......

聽到場內響起的這些聲音,饒是以蘇白也被勾起了濃厚的興趣。

得是什麼樣的琴曲,纔對得起這般高的評價?

蘇白摸著下巴,朝那手撫長琴,麵帶輕紗的身影看去。

雪依姑娘將纖纖素手放在琴絃之上,周遭頓時寂靜下來,所有人皆不出聲,唯恐打亂了氣氛,隨即琴聲響起,冇有絲毫的突兀,悠悠而來。

起初,琴聲宛若溪流,平靜而和緩,於靜中呈現一副祥和的畫麵,似乎是煙火人間,一位少年與青梅竹馬在河畔互訴情話。

蘇白抱肘而立,細細品鑒著。

雪依姑孃的琴技倒是絕佳,每一個音符都恰到好處,給人一種無法再更該進一步的感覺。

許多人都沉浸其中,彷彿勾起一些故去的回憶。

然就在眾人為之沉醉的時候,琴音開始升起波瀾。

音調驟然升高,起初顯得突兀,但後來伴隨著一副金戈鐵馬踏破山河的畫麵在眾人腦海中浮現而出,卻纔發覺這一點兒都不突兀。

戰事起,便是這般突然,不會有太多的前兆。

隨著琴音的波瀾,少年也再不能與心愛之人過著無憂的生活,提劍上了戰場,此後便是戎馬半生,琴音時高時低,錯落無秩,但卻生靈活現地展現出一場場驚心動魄的戰事,少年九死一生......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